注册 登录
大画家网 返回首页

卢洪刚的官方网站 http://blog.dahuajia.com/?20841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资讯

卢洪刚绘画艺术清赏:抚松阅古今

已有 523 次阅读2011-12-2 17:08 |系统分类:个人观点|

  熟悉卢洪刚先生,是从熟悉他的绘画艺术开始的。

 

  那是春日的午后,斜阳透过窗外的繁枝密叶,正好洒在一幅水墨淋漓的巨幅画面上,这是卢洪刚的《老子出关图》。画中的老子,容颜慈眉善目,双目炯炯有神,须发似雪飘逸,神态清朗平和,一副仙风道骨的潇飒之相;老子座下的牛,虽然用尖劲的线条和饱满的墨块突出了劲健的体魄,却也是低首凝眸,一副安详从容的样子,似乎正沉醉于老子的清谈玄理,诺诺聆听。其敦厚安详的情态,与一侧遥指前方活泼可爱的童子相映成趣;画中场景的敷设疏淡幽远,一派天然。虬曲的老松,状似曲铁,团簇的松针,蕴藉灵润,淡墨皴出的一带远山,缥缈无限。整幅画面,呈现一派春和景明的气象,透出冉冉和气。

 

  这样的画面,蕴藉含蓄,没有丝毫的驰骋张扬。顿挫有致的线条,勾勒出是秀润的形体。浓淡相宜的敷色,更使画面冲和浑融。如果没有深厚的传统功力与文化悟性,没有渐修渐悟的江湖磨砺,是很难展现画中内涵的悠悠意蕴的。

 

  自然而然地,对于卢洪刚和他的绘画多了些关注,也是自然而然地,我们成为了心领神会的朋友。一起谈画论艺的时候多了,对于他的画面,也就多了些更深层的理解。卢洪刚属于艺术天赋很高的画家,从小就浸淫水墨,大学时期,又得到吴冠中、范曾诸先生的言传身教,因而他的绘画,很早就呈现出卓然不俗的独特风貌,工写结合,虚实相生,布局工致,讲究韵味,氤氲着纯净自然的艺术格调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他把西方绘画的透视技法和中国水墨的写意精神融会贯通,使画面呈现出点线交糅、色墨浑融的全新美感。

 

  请看这样的画面:一片荷塘,湿淋淋地跃然在宣纸上。采莲的女子,仿佛从阆苑仙境幽幽而来,满怀心事开成一枝红莲,幽幽地,散发青春的芳芬;

 

  再看这样的画面:一曲牧笛,悠悠地吹皱了黄昏。歇辕的老牛,反刍着岁月的艰辛。收获后的大地坦荡如砥,浩渺日月,褪成一幅漫漶的山影——

 

  看卢洪刚的画,喜欢的是画中那种从容不迫的气象,那种抒情雅逸的风格。无论是荷塘映衬中的娉婷仕女,清风明月下的高士先贤,还是横笛牛背的村童稚子,睿智隐忍的罗汉道人,画中人物总有难以言表的清净圆通之气,画中景物也是笔力周全美之沛然,水墨的情致,从文人式的抒情中脱颖而出,而色彩的渲染,又使水墨的超逸之气浸淫了活泼的生活气息,这样的画面是亲切的,是可以走进的。

 

  卢洪刚出过三本画集:《秋水悟语》、《砚边怀古》和《诗境澄怀》,分别诞生在不同时期,印证着画家沉潜传统中独有新意的探索轨迹。最早,看到卢洪刚的画,是他的《秋水悟语》系列。那些取自《九歌》《湘夫人》等题材的美人,在秋日的阳光下慵懒着,或坐或卧在荷叶莲蓬中,静谧安详,在她们的身边,荷叶田田,莲蓬高举,并没有秋意的肃杀------

 

  荷花,濯清涟而不妖,其亭亭净植的姿态,正可以作为传统仕女形象的映衬。而荷花仕女题材,如果没有深入的艺术构思和精妙的笔墨表现,也最容易流于俗艳。还好,卢洪刚带给我们的,是一种清新的感觉。他的荷塘,水墨淋漓,亭亭的叶子与灼灼的荷花,罩在一种朦胧的水汽中,那些温婉秀逸的仕女,或低首采莲,或凝眸沉思,顾盼之间,一副不胜凉风的娇羞。

 

  卢洪刚说,他在画荷花仕女题材的创作时,试图撞击出一种形式与色墨相互和谐的物象,追求那种人与自然相互交融的美。的确,只要静下心来,细细品读他的作品,我们就会发现,他在用自己的笔墨,试图表达对于自然和生命的赞美,用朦胧不定的心,抒写内心深处难以言表的悠悠情怀。比如在他的《相对月明中》里,荷叶偃伏,荷梗纵横,泥塘草叶间弥漫着自然的馨香。在澄静迷离的荷塘里,采莲的少女低首凝眸,在她的身边,谢落了花萼的莲蓬举着饱满的莲子,阳光灿烂,水光澄静,天地混沌一派大美——

 

  在卢洪刚的荷塘里,我们看不到那种姹紫嫣红。他注重意境的营造,在水墨交融中达到一种亦真亦幻的艺术幻境,并不拘泥于一枝一叶的细部描画。他的荷花仕女题材的创作,并非单独表现表象美,而是通过美轮美奂的画面语言,展现他心仪的东方女性和东方文化的大美。所以,他的荷花,厚墨重彩,于荷的清影间渗入强健的脉络;他画仕女,娴雅中有一种超尘的秀逸,流露出的是东方女性优雅清洁的文化气质之美。荷塘是静的,人是动的,动静相宜、风情万种的荷塘,就是卢洪刚心仪的精神净地。而荷塘里的水呢,水面几乎不见波纹的皴染,却是一派烟波浩渺的湖光。这样的画面是静的,不起波浪的,让人的心也渐渐地放松下来,一片虚静。

 

  不独荷塘仕女,卢洪刚画中这种清新雅逸的意境之美,在他各种题材的作品中都有体现。在他的《砚边怀古》系列作品中,由于更多融入了画家个人情感和哲学思考,让人很容易进入画面的语境。

 

  翻开《砚边怀古》系列作品,看到的是一个现代人和古代高士神魂交融的世界。湖石玲珑,竹影婆娑,文人兴会,情驰神纵,坐而论道,参禅谈玄——你看,弘仁在默默颂祷,石涛在幽幽怀古,——“我极力想走进去,与先辈们厮混在一起,沽酒、煮茶、铺纸、研磨。虽然是影影绰绰的幻觉,这也是我一直想做的梦,说来也是蓄谋已久”,回忆起当初创作这批画的初衷,卢洪刚如是说。与前期的创作相比较,他的笔墨开始趋向厚重,内容开始逐渐简明,抒写的意趣悄悄彰显。比如《秋风一夜衰》,一位须髯飘飘的老者,携着藤条编就的篮子,斜睨着眼前的几丛野菊。拙笔淡墨写出的山石,层叠在身边,其古拙之象与盛开的野菊相映生辉,笔墨无言,境界自生。这样的题材、笔法、意蕴,仿佛缘出古人,却又韵味迥然,自有一番面貌。也许,画家是冥冥之中得到了某种神谕吧,要不然,看似混混沌沌、茫然无序的墨迹,怎么会浑然交融,呈现出谐趣的画面语境?那些画中人物,栩栩如生,仿佛招招手,就会走进我们的生活。

 

  卢洪刚的怀古作品继承了石涛大写意画法,讲求笔墨表达的意境之美,而不去刻意经营细部变化,尤其在山石的皴擦中,阔笔渴墨,嶙峋中多了几分清隽、爽利。他的树木,则多用湿笔,通过水与墨的融合,幻现出树木的葳蕤生机。

 

  有时候,看着卢洪刚怀古抒怀的作品,我就觉得在某种意义上,他也是一个苦行僧,虔心修行,在心性上,与画中的古人是相通的。所以,在他的画面上,我们常常可以读出一种出尘脱俗的澄静之气。心中有古意,流露在画里的就是一方乾坤。他与古人相互观望,灵性照应,倾听彼此的心曲,洞悉各自的心事,世上就不会有寂寞和孤独,画面上就不会有冷寂和晦涩。

 

  以《砚边怀古》为主体的系列作品,是他绘画主体意识确立的一次极具意义的重要转换,由此,他的绘画进入了一个新的更高的境界。

 

  庚寅秋天,洪刚先生打来电话,邀我到他家里欣赏刚刚完成的一批新作,我欣然前往。待他把一张张卡纸依次摆在画案上,我不禁讶异于眼前的景象,这是一个个澄静的诗意的画面,画的题材并不新奇,一样是高士、牧童、罗汉、仕女,不一样的是笔墨更简淡了,而画面语境更深入了。那些高士不再远离尘寰高高在上,而是平和亲切似乎可以促膝谈心,那些仕女清洁依然,却有了几分邻家小妹的温煦可爱。尤其是他笔下的布袋和尚、钟馗等形象,不像是不食人间烟火、离我们很远的神,而更像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——这样的图式,在古代经典的留存中是找不到的,它们是画家吸收古人绘画艺术精华,又融入个人人生阅历与审美情趣,融会贯通后形成的全新气象。其实,人类的情感,古往今来大抵是相似的,正如李白的诗句所语:“今日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”,卢洪刚在创作古典人物时,有意把古人“引入”现实生活,同时,让生活在现代的我们,可以近距离地回望先贤,古今交融,情感贯通,自然有了一种焕然一新的审美感受。

 

  在卢洪刚的《诗境澄怀》中,有一类以牧童为题材的小品十分引人喜爱。画中,牧童与耕牛的形象,处处显露着文人的雅趣,也流露出画家回归田园的情愫。牧童稚气未脱,卸了辕的耕牛憨态可掬,悠然自得。看洪刚先生画牛,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,宣纸铺在画案上,他略加思衬,意在笔先,往往寥寥数笔,就把气定神闲的耕牛和天然可爱的稚子勾画得惟妙惟肖。在创作这类作品时,画家追求的是一种清新的生活气息,画里透出的是一种久违的遥远的泥土的气息。这种气息,在高楼林立的现代城市里越来越难以呼吸得到了。卢洪刚倾心于这类题材创作的初衷,或许就是让在碌碌红尘里心神俱疲的人们,回望一些渐渐远去的风景,纯洁精神,留住生命的本真。

 

  熟悉卢洪刚的朋友不难发现,近年来,他的画面构图越来越简了,设色上也越来越淡,有时候,干脆是率性的笔墨擦过,仅留淡淡墨痕,不着一丝颜色。比如他的荷塘,就从早期的绿叶红花,渐变为淡墨画叶,枯墨写梗,甚至连叶筋也懒得勾画,任凭水墨的渍痕形成自然的脉络。“年轻的时候,我喜欢用艳丽的跳跃性的色彩。有了一些阅历,留在画里的颜色就越少,因为墨分五色,很多东西无需颜色,水墨就可以表达了,就像中国的诗词一样,以少胜多,反而给人回味的余地。清淡的色调,更能表现我现在沉静的心态”,卢洪刚说。

 

  在宋代,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参禅的三重境界:参禅之初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禅有悟时,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禅中彻悟,看山仍然山,看水仍然是水。此三重境界,不也是人生的三重境界?这是一种洞察世事后的反璞归真,内里的玄机,不知洪刚先生参透否?

 

  其实,由简入繁不易,由繁归简更难,艺术与人生,莫不如此。

 

  走出画外,生活里的卢洪刚是平和而安静的。同是在城市生活里浸淫日久的人,卢洪刚无疑有着不同常人的文人情怀,他有意无意地远离市井,甚至把家也安在山林环抱的千佛山东麓,虽然不能像古人一样樵下听琴、涧边看泉,却也有行走山林、松下望月的通脱潇洒,在内心情致上,与古人一脉相承了。

 

  每天,晨昏之时,卢洪刚常常坐在家里的阳台上,对着不远处的佛慧山眺望,山岚还没有散去,茂树枯枝招摇成季节的旗语,那些朴素的石头、飞鸟和野花,就在眼前栩栩如生起来,山林的气息,那种深厚华滋、宠辱不惊的气息,仿佛就从山林里扶摇升腾,弥漫于心,窗外的喧嚣远去,心灵澄静如天籁,正好挥毫敷彩,怡然于笔墨氤氲的书画人生。

 

  佛家讲,静而生慧,在艺术苦旅中虔心悟道的卢洪刚,一定会走出属于自己的一片澄静雅逸的新天地。我们期待着。

 

  作者支英琦,大众报业集团社委委员、高级记者,山东新闻大厦董事长。山东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,著名作家、美术评论家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QQ|广告服务|手机版|小黑屋|论坛地图|大画家网 ( 京ICP备09040226号-7  

GMT+8, 2020-1-18 14:41 , Processed in 0.021830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