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
大画家网 返回首页

画家王华的官方网站 http://blog.dahuajia.com/?1629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资讯

落尽残红始归真

热度 1已有 1448 次阅读2010-2-21 22:37 |个人分类:媒体访谈|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落尽残红始归真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紫衣名家专访花鸟画家王华先生

 

五十年代画画那是来自童真的天趣,六十年代画画是出于内心的爱好,七十年代画画是当时形势宣传的需要。从八十年代起我才真正意识到,画好中国画和继承发展我国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的必要性。我的绘画人生之路,从开始的追求光鲜热烈,到后来的野逸平和,我在追求一种诗意,一种禅意;也在追求一种诗意的人生、一种禅意的人生。 ——王华

 

    人生的道路有千万条,选择不同,方向不同。每天,我们都一样行走,可每个人走的路都不一样······。

本期紫衣名家专访的尊贵嘉宾是花鸟画家王华先生,我们的访谈从王华先生画外谈到画内,让我们更一步走近王华先生的艺术人生。

 

飞天紫衣——以下简称紫     王华——以下简称王

 

紫:您自称是妫河上的倔强汉子,请问为什么这么说呢?

   

王:妫河就是从远古以来流淌在我的家乡的一条古老又美丽的小河,说它小,指的是它最深处没不过人,最宽处不过几十米,它的全长也不过几十公里,史上记载妫水之滨曾为舜都,尧禅位于舜时,尧为了考验舜的政治品质,便把女儿嫁给他。传说尧的女儿叫妫,舜则让妻子在妫水之滨像一般妇人一样辛勤劳作,年复一年,荒凉贫嵴的妫川变得地肥水美,舜由此博得了尧的信任,尧的女儿也被人们千古传颂成为勤劳而美丽的妫水女。我是在妫河边上出生和长大的,妫河的不凡之处就是不从主流,咱们国家的河流都是从西向东流入大海,而妫河它却是从东向西流的,我的性格和思维方式就有点像妫河的性格。就是倔强的性格,也就是不愿随波逐流,善于逆向思考,这你可以从我的诗篇和文章中看得出来。

 

紫:今天参观了您的书房,看到到处摆放的书籍,想必您也是一个爱好读书的人吧?您是从什么时候爱好读书的?

 

 王:今天你看到的这些书,只是我读过的书的一部分。以前可没有钱去买书来读的,小时候只能从父母亲给的零花钱中挤出点买小人书看,到小学四年级就开始读古书了,都是从同学那里借来的,象西游记、三侠五义什么的,都是竖排版繁体字的,主要是被里边的故事情节和英雄人物所吸引,看不懂的地方就查字典,到了工作单位后当过业余的图书管理员,每周都去劳动人民文化宫凭着团体图书证去借书,才有了方便条件,开始大量的阅读书籍。后来我的二弟在北京师范大学学习期间,我经常到他们的图使馆去借书读,这样下来十多年的光景,确实收获不小,也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。

 

紫:那会儿您都读过些什么书?

 

王:我看的书很杂,也不成系统,而且都是在晚上看书,只当成是一种消遣。当时社会上比较流行的小说基本都读过,比如红岩、林海雪原、三花(朝阳花,苦菜花,迎春花)、黄继光等等,还有就是中国的、外国的一些古典名著等,最喜欢读的还是鲁迅全集,郭沫若全集,还有散文、诗歌、杂文什么的。有时在上班时候就看报纸,最爱读的还有字典,已经读坏好几本啦,哈哈。当然近几年看得少了,主要是看一些书画理论的书和古典哲学一类的,现在摆着的都是关于画画的工具书,还有画集画册等。

 

紫: 在您的个人简历中,我看到了您曾经得到了数位艺术大师的亲自指导和点评,能不能简单谈一谈?

 

王:著名画家鲁玉先生是延庆美协主席,是我的中学美术老师,他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资深美术教育家,对我的绘画兴趣的培养起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作用。鲁玉先生为人谦和、朴实,循循善诱,诲人不倦,前几年我还带了自己的创作作品前去登门求教,先生给了我不少的指导和建议,使我受益匪浅。

八十年代在京得到了高士尊先生的悉心指教,高老先生和我国着名画家韩美林是同窗,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美术教育家,他善画大写意花鸟画,画风大气磅礴,笔势飞动,墨色酣畅,在向高先生学习的过程中,我的画得到先生的肯定和赞许,奠定了我对大写意花鸟画的艺术追求。

    后来在北京画院学习期间,著名画家王培东先生成为我的导师,王培东先生是当代花鸟画大家,他的画风严谨,传统功力深厚,对学生要求很严格,他不让学生临摹自己的作品,而是要求从学习大师作品入手,临摹吴昌硕,潘天寿,李苦禅的名作开始,要求一丝不苟,每次当我拿出自己的作品让先生点评时,总是心里边惴惴不安的,先生总能从不同角度,找出我作品的缺陷与不足,并提出修改意见,使我的画艺也有了长足的长进。

当然后来还有幸得到了着名书画大师黄胄先生,启功先生,以及娄师白先生等老前辈的亲自面授和教诲,这都是在我的绘画道路上给我帮助和支持的贵人,是我终生难忘的恩师。在这里我向他们表示感谢。 

  

 紫: 大千世界的诱惑形形色色, 王华先生,您大多时间都用在了创作上面,而失去了更多常人吃、喝、玩、乐和出去潇洒的机会,当您看到别人活得那样快乐,您觉得您快乐吗?

 

王:  吃喝玩乐,当然不错,看到别人快乐,我从心里恭喜人家。各人有各人的生活,我的性格内向,不喜欢场面上的东西。当然,如果有志同道合、共同语言的朋友在一起我也比较喜欢。真正的快乐不是你拥有的多,而是你计较的少。

 

紫:那你在做自己喜爱的创作时一定很快乐吧?

 

王:创作前期我不能说是快乐。因为我的绘画不是简单的模彷别人。创作就象爬山、就要思索。你说苦思冥想的状态,能是快乐的状态吗?又费纸又费墨,还得不到别人的理解,你能说快乐吗?不断的失败,不断地重来,花费了那么多的精力,时间,看着撕去的那些草稿,画满了墨色的成堆的宣纸,还能快乐得起来吗?

当然啦,在创作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时,那才是由衷的快乐。

 

紫:呵呵,先生你好真实。请问绘画这条路,您走的顺利吗?

 

王:  当然不会顺利。可以说选择了绘画之路就是一条艰难之路,就像唐僧取经一样,没有艰难就取不得正果,没有艰苦的攀登过程,就到不了顶峰。只要是努力了,即使到不了顶峰,也没有留下什么遗憾就行了,因为一切随缘嘛。况且艺术是没有顶峰的,你什么时候随缘,什么时候就顺利。心放平了,一切都会风平浪静;心放正了,一切都会一帆风顺;心放下了,你什么也都不计较了。

 

紫:您绘画的兴趣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,那时,艺术没有现在这样繁荣,面对来自同事和朋友的不理解,您是如何继续坚持一路走来的呢?

 

王: 有人说过:‘画画是不务正业’。还有人说过:‘大楼是盖出来的,不是画出来的’。

    因为画画,也确实得罪过人。因为你能写会画,平常一有写写画画这样的事就找我,经常这堆事还没有忙完,那堆事又送来了,我说你们等一等或找别人给画。就因为这,还把某位大员给得罪了,逢人便讲‘巧人是拙人的奴,会写几个字还拿搪’。以后任凭你干的再好,工作再有成绩,都化为乌有,因为‘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’。这就像《说岳全传》里的潘仁美对待杨七郎,他在杨七郎出城杀敌筋疲力尽之时,紧闭城门不开,还阵阵有词的说‘老夫是要成全你成为力杀四门的英雄’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 我的父亲当时看我又要工作又要画画很辛苦,还会得罪人,就曾经两次劝我放弃画画。我倒不这么认为,因为这也算不了什么,到现在我还没有来得及感谢这些曾经给予我鞭策和激励的这些人呢。

 

紫:听嫂子说,您以前是一家国企公司的书记,后来因为太喜好绘画了,所以放弃了领导岗位而选择了一心在家创作书画,您是如何看待得失的呢?

  

王: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当书记也好,做经理也罢,那是当时的本职工作。现在是利用大好时光多读书,多思考,勤画画,这是我现在的本职工作。

    从梦想、幻想到理想,再到狂想、妄想,我是一路走来,无束无缚...... ,人生不能没有梦,就像我的书斋的名字,梦花斋。

   人不能患得患失,塞翁失马焉知祸福,今生我心足矣。况且有得就有失嘛。

 

紫:落尽残红始归真,这是从您的牡丹诗里看到的诗句,真好!落尽残红始归真,诗意浓且禅味足。这也是您对自己从事大半生的绘画人生的总结吗?

 

王:我国古典名著《增 广》里面就有“花无百日红”的名句,真的牡丹花开得再好再美,也不过十几天的工夫就‘碾作红尘化为泥’了。一般的人去看牡丹,都是要赶到牡丹盛开的时候,主要的是看花,花开过后,即便是再走过牡丹园,也很少有人再去观赏它。所以就出现了许多光画花头、花叶的商品画,这样画出来的牡丹就使人俗气,不耐看。

   其实牡丹的美绝不是光在花开的那几天。我要展现的是牡丹的全过程、全方位的美,风中的牡丹很美,雨中的牡丹也很美,盛开的牡丹很美,开罢的牡丹同样很美。我经常在夏秋季节到北京的景山公园,去观察牡丹那自挺拔、苍劲的枝干,舒展开合的花叶,它们各自都有它特殊的美感,只要是你带着欣赏的目光去看它,它就会给你以美的回报。就像人一样,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美丽,老年人有老年人的风采,最美不过夕阳红嘛。

    我画牡丹开始也是只注重花头的部分,观察时间长了才产生了新的思考,才悟出一些道理来。我的绘画人生之路,从开始的追求光鲜热烈,到后来野逸平和,我在追求一种诗意,一种禅意;也在追求一种诗意的人生、一种禅意的人生。

 

紫:听说八十年代就有人称您是牡丹王,您是如何面对人家赞美的呢?

 

王:呵呵,是有人这么称呼我的,那只是一种溢美之词吧。我是这么理解的,牡丹是花中之王,我是老王画牡丹,所以称我牡丹王也不况外。这和不是姓王还要自称是什么王的是两码事儿。当然,我还是在追求要画出牡丹的王者之风,王者之气来。

 

紫:在您的白鹭篇中,字字凝情,我感受到了您对白鹭的深厚感情,请问这种情感源自哪里呢?

 

王:  应该说是来源于生活,来源于经历,来自我的内心世界。也可以说是来自一个梦。儿时,曾经因为赶着上学,没有及时救治一只受伤的鹭,放学再寻那鹭时,已不知它的去向。这只鹭的归宿一直成为心中的一个结。很多年后,一次在中国美术馆的画展上,看到一幅鹭的作品,当晚就梦到一个受伤的白衣少女从山上下来,走路一拐一拐的,我忙去搀扶,少女化成一只白鹭,扇动翅膀腾空而起。我去拉,只扯下一根羽毛。说来话长,你还是去读我的《鹭翔蓝天梦为缘》吧。

 

:很感动,有时间我会再温习您的文章的。先生,人生的幸福莫不在乎二十岁的愿望在六十岁会得以实现,您感觉您二十岁的愿望得以实现了吗?

 

王:我二十岁的愿望嘛。。。。。。(略沉思),也想过成为书画家,不过那时觉得是很遥远不可及的事儿。那时做过宣传工作,经常要画宣传画,写黑板报,作宣传专栏等工作,才又感到笔墨功夫的不足。尤其有一次单位要搞个教育后进青年的连环画展览,当时成立了一个由五六个人组成的创作组,我那时才二十二岁,是最年轻的成员,比起其他前辈来嫩了点,主要是人物写生功夫差,很羡慕别人,经过两个月的创作,还是很好的完成了任务,也学到了些本事。从那时起才有了要好好学点儿基本功,当个画家的愿望。到现在事情快过去四十年了,今天也算是有了一点成绩。我觉得很幸福,幸福来自于今天的和谐社会,有时间来专门从事和研究我的书画了,真是欣逢盛世喜事多呀。

 

紫:您长期沉迷于书画创作,对于功、名、利这三个问题您是如何看待的?

   

王:人生在世凡是思维正常的人,我想都会想过这个问题。不但古人如此,今人也是如此,就连外国人也不例外。追求功、名、利不是什么坏事,个人认为 ,功是事业的灿烂,名是作品得到认可,利是劳动创造的价值。说是我毕生的追求也无妨,但功、名、利同时也是可遇不可求的,五十年代画画那是来自童真的天趣,六十年代画画是出于内心的爱好,七十年代画画是当时形势宣传的需要。从八十年代起我才真正意识到,画好中国画和继承发展我国优秀的民族传统的必要性。但是欲速则不达,我相信只有当你无所求时,才会无所不有。

 

 

紫: 画家的作品日后被收藏或出售,这是很自然的事情,刚才看到您刚画完的这幅牡丹图,您希望他将来被谁收藏呀?

 

王: 一片柳絮,当它脱离柳枝,飞向天空的时候,总会有一片土地将要接纳它。我的作品也一样,画作出手,不知将来会得到谁的喜爱或被谁收藏。但我知道,它的出生地就是我的书房,梦花斋,我只知道这些也就够了。

 

2009327

发表评论 评论 (1 个评论)

回复 cjyn010 2010-8-24 07:01
王华说“真正的快乐不是你拥有的多,而是你计较的少”。是一种大度,从容,谦卑,高远,是一种凌云绝顶一览众山小的为人态度和处世原则,是张思德,是董存瑞,也是老子,孔子,耶和华,穆罕默德,阿弥托佛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QQ|广告服务|手机版|小黑屋|论坛地图|大画家网 ( 京ICP备09040226号-7  

GMT+8, 2019-10-23 12:40 , Processed in 0.025882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