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
大画家网 返回首页

画家王华的官方网站 http://blog.dahuajia.com/?1629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资讯

踩沙锥

已有 1232 次阅读2010-2-19 23:17 |个人分类:梦花杂记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在我国河南与安徽两省交界处的霍邱、金寨、固始三县出产一种名肴长江河贡鱼。长江河发源于安徽金寨和河南商城交界处的金刚台东麓,全长60余公里,在叶集南面流入史河。长江河贡鱼指的就是这条河中的沙锥鱼,据说满此鱼体长约3寸,头小体窄,刺少肉肥,食之肉嫩,满口流香,回味悠长,因其头尖,喜钻沙,故当地人称之为沙锥鱼。清乾隆年间,曾被地方官献给南下私访的乾隆皇帝,乾隆吃后大悦,谕为珍品。从此,这种鱼被列为贡鱼,每年都要送一批到京城供皇帝品赏,为保护这一珍贵鱼种,他还特地下了一道圣旨:只准网打钩钓,不准锤击药闹。地方官将其勒了碑石。此碑高1.5米、宽1米,厚约20厘米,至今还立于长江河中游的石门口。

   无独有偶,在我的家乡有一种鱼也叫沙锥,一般成鱼约八寸长短,三四两左右,身体瘦长,最为明显的特征就是,浑身布满黄豆般大小的黑色的花斑,味道极其鲜美。

   沙锥是一种能用脚踩着去捉的鱼,故名踩沙锥。

   故乡的妫(读gui)河是一条古老而美丽的河,据延庆县志记载,它的名字是和舜的两个夫人蛾皇,女英有关。

   妫河有两大奇处,一是妫河水是从东向西流,这在我国的河流走向之中是较为罕见的。二是妫河中孕育出的神奇美丽的沙锥鱼。

   记得是在我上初中前后那几年,每当农历四月,地里的高梁苗刚长出一多高的时候,我家南城门外的南大河(即妫河)便热闹起来,尤其是到了傍晚,无论是在地里干了一天活的社员,还是放学回家的学生,胡乱的赶到家吃上几口饭,就匆匆忙忙的来到河边,挽起裤腿便下得河去,趁着浓浓的月色,三五成群在河里蹚着水。赶上鱼多的那几天,在不到一公里的河面上,竟汇集有一百多踩沙锥的人流。那河中潺潺的流水声夹杂着此起彼伏的吆喝声,场面颇为壮观有趣。

   妫河在不涨水时,河面也就是十几米宽,最宽处不过二十米,河水一般不深,大约都在没过成人膝盖以上。河底是软软的细沙,脚踩上去还很舒服,偶尔遇到水流较急的地方,河底也有大小不一的卵石,如果不习惯踩在卵石上,还真是感到硌得脚疼。有经验的人会告诉你,脚落得要轻,抬得要慢,人不能走得太急,这时要集中全部注意力在你的脚下,否则即使踩到沙锥也会抬脚把它放跑.

   我那会儿还是学生,家长平时自然管束得紧,尤其是晚上去河边,怕出事儿,只有编个谎话才能去成。沙锥鱼游动时要贴着河底的沙子,一遇到有人走过来,就趴在河底一动不动,是不是能钻到沙子里去,也有可能,这大概就是称它沙锥的缘故吧。若用脚踩到它后,有时鱼竟不挣扎,只有你的脚感觉到他的存在的刹那,它才开始扭动起身子,那时踩鱼人的心里是一阵的喜悦,此时只需弯下腰去,用手抠住鱼的嘴和腮,将其提出水面,一条银白色带花斑的沙锥鱼就归你了。再用事先准备好的柳条一穿,就顺便挂在了腰间。如果是遇到有水草的地方,光用脚踩就不行了,这时就要用手去摸,当然也会有出人意料的收获。

   我那时还是个新手,一晚能踩到七八条鱼就相当不错了。还真有那摸鱼的高手,一个晚上下来,能踩到二三十条也不稀奇。曾有几次我手中拎着沙锥回到家中,家长也只能在嘴上埋怨了几句,就过去了。毕竟那是个困难的年代,一家八口人的饭桌上有几条鱼,也算是难得的美味了。

   说来这沙锥也怪,听说它是在官厅水库长大。每年天气变暖就逆流而上,到上游甩子(既产卵),它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产完卵后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因为沙锥的产卵期也就是十几天的时间,踩沙锥的日子一过,妫河岸边又会恢复往日的宁静。

   也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,由于上游的工业污染,殃及了沙锥的后代。自那以后,妫河两岸的人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那沙锥的踪影。

   延庆妫河沙锥鱼没有长江河沙锥鱼辉煌的贡鱼的头衔,自然也就没有人为它树碑保护,乾隆皇帝是否尝过此鱼至今也无人知晓,可是大凡见过沙锥鱼的美姿,尝过沙锥鱼的美味的人,无不感到遗憾。

  

 

 

 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QQ|广告服务|手机版|小黑屋|论坛地图|大画家网 ( 京ICP备09040226号-7  

GMT+8, 2019-10-23 12:39 , Processed in 0.03267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